西安绕城www34567cc葡京行车示意图
专题栏目
友情链接

绕城艺苑
有温度的老宅

作者:陈诗雨    部门:绕南管理所    发表日期:2020-10-20    浏览次数:171

字体调整:[ + 放大 - 减小 ]  
    老宅孤零零的隐匿在巷子的角落,与四周崭新挺拔的二层楼相比像是一个突兀的凹下去的坑。
    老宅很破旧,被雨水冲刷的泛白的斑驳被覆盖的爬山虎的残骸填充着,木门年深日久,把手被厚重的油脂包裹,如今显得极矮的顶上稀稀疏疏歪着几株瓦松竟与周身的残败不相符的圆润可爱。
    老宅是温暖的,砖墙泥瓦比着周遭的钢筋混凝土来的有人情味儿,大致曾有几代人怀揣梦想在这里艰苦创业或是休养生息。他们的气息混杂在每一个砖墙的缝隙里,这儿是根,是线,牵引着外出的游子,无论有多远,无论离别多少年。
    房门吱呀着推开一条缝隙,粗重的锁链晃动着在木头上留下一条深深的锈印。走过那条三米长的能望见一线天的走廊就能踏入熟悉的院落了。慢慢启开西厢房,轻步迈过门槛,唯恐惊了熟睡的奶奶,一切如旧,奶奶的竹匾还是照常放在炕头的红漆木桌上,她早就许多年不能起身了。桌子紧挨着的墙上有扇不大的窗户,下面的玻璃早就碎了,上面几格还能看见贴过窗花的泛黄的浆糊印子,循着小窗能追到旧时奶奶的视线恰好落在院里我们曾经最爱嬉闹的砖砌的矮桌边上,能记得她白白的脸因为常年躺着坐着有些浮肿,几乎把脸上的皱纹都展平了,身体抱恙已久却仍会欣喜于我们姊妹脸上洋溢的笑容。
    东厢房外短短伸出来半截黢黑的管道,踏进门槛能看见管道那一头连着的煤炉,围着爷爷自己打的,已经挤出海绵的沙发,这是爷爷的“会客厅”,如今已经漆黑又泛着濡湿的霉气,让人只能凑着鼻子努力辨别曾经陪伴了我几乎整个童年的座炉上开水烧开的气息。叔伯们往来都会聚在这里,炉上隔着架子温酒 隔着网子烤花生、烤红薯玉米,爷爷坐着用筷子翻搅着,侧着身子笑着听着,冬里了拿搪瓷的缸子给奶奶热一缸子稠酒,夏里了从井里吊出浸在井水里的西瓜,一味的话都藏在他手上攥着的烟锅子里,带着毛线帽子,坐在院里奶奶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砸吧砸吧着眯起眼睛,也不常有什么言语上的交流。
后院的柴火还成捆的堆着,长满了潮湿的水汽催生出的菌类植物,头顶的半截棚子已经没有人再去修过了,兔笼子锈迹斑斑,墙角生满了蕨类。雨水在旧马槽里积汇腐朽成绿色,只有头顶的天空还泛着亘古不变的生命力,斯人已去,我不再唏嘘了,悄悄地退出来。
    老宅的生命该止于此了,旧城改造下所有的老建筑都会被新厦和霓虹替代,没入滚滚的尘烟中逐渐不再被人记起,但他仍有柔美的余温,矮矮的屋顶的白云,仍在风中奔跑。

快速导航

  上一条:与全运同行,共建美丽西安
  下一条:《我和我的家乡》观后感
  • 版权所有@34567.cc葡京误乐城
  • 陕ICP备12001345号  技术支持:时代润迅